议论文习作——从贾府看乡土

发布于 2021-01-28  1.28k 次阅读


刚刚练习议论文,文字可能有不成熟逻辑乱的情况,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提到,中国乡土社会的基层结构是一种差序格局,是一个“一根根私人联系所构成的网络”。差序格局指的是由亲属关系和地缘关系所决定的有差等的次序关系,其形成与中国人的“私”观念有直接关系。作为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其中也蕴含着中国乡土社会的早期形态;小说中关键元素之一“贾府”更是将“差序格局”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为乡土社会的研究间接提供了原汁原味的素材。

贾家势力之大,以至有荣、宁府,规模甚大;但“府”作为一种“栖息地”与“自家地盘”的概念,在暗示贾家这个团体也已经有了“以自我为中心”的观念。在贾府这个大团体中,亦会有各个小的“中心”:贾母辈分最高,于是实权最大,衣食住行都在左右着他人,贾母因见林黛玉而落泪,王熙凤以及众人乃至在场所有丫鬟也得表现出抹眼泪的样子;再如贾宝玉,除了长辈不能惹,面对金荣的挑衅,宝玉无疑会参与这场混战,逼到李贵及众仆人让金荣赔礼道歉。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以自我为中心,影响着周围的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差序”的早期形态。

    相对于尚未成熟的“差序”的直接体现形式,其发展的必要条件——“私”观念却是先体现了出来。系维着私人的道德在贾府中屡见不鲜。“私”的观念存在,意味着判断是非的依据被加上了一个人自己的利益观与价值观作为先决条件。先说对外:薛蟠无理打死冯渊,抢了丫头,本应成为法律的制裁对象;但是薛家是个势力家族,更何况贾雨村已经和贾府联了宗,贾府还和薛家有密切联系;于是私人的关系便凌驾于公理之上,葫芦僧乱断了葫芦案。再说对内,芳官跟小蝉在厨房里因为一件事起了争执,可柳家媳妇对两个人的态度却完全不同,对宝玉屋里的芳官是极尽讨好,可是对小蝉却一幅不放在眼里的样子。其原因想想便知。

对于家族观念,更是不必多说。贾雨村将发签缉捕薛蟠时,门子就拿出了一张本省的护官符,共提及了极具权势富贵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一荣皆荣,一损皆损”,表示招惹不得。在处理事务的时候,不免会提及所牵涉人员的身份,于是想起家族;谈起一个家族,就会不由自主想到其势力;谈起势力,又会想起各个家族;就连小说并未多留笔墨的甄家,仅仅是说也是一方的富贵之族,也会引起贾府人的敬畏之心:权势与家族的观念在古代就早已确立了。

《乡土中国》提及了家族和小家庭的区别与联系,这在贾府中也有所体现:一个贾府,就分为宁国府、荣国府,再落实到贾敷、贾敬,贾赦、贾政、贾敏五家,家家都像多细胞生物里的体细胞一样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单位,既有自己的生命,又对整体生命起作用。在以人情为背景的社会中,贾府没有背离这样的乡土规律。

由差序格局衍生出来的乡土礼治与长老统治也融进了生活的每一个部分,晚辈服从长辈已经成为行为准则之一。贾母指点贾政,贾政呵斥贾宝玉,贾母阻止贾政呵斥贾宝玉。贾宝玉和贾政的斗争——被视为自由精神像封建礼教的抗争——成为了挑战这种差序格局的开端,最终也使得贾宝玉成为了抗争封建礼教的牺牲品。差序格局具有强大的乡土社会基础,这也是贾宝玉失败的原因之一——就算他打败了贾政,接下来等着他的还有更多,但无论如何,这种格局无法撼动。

贾府已经具备了以自我为中心的结构,“私”和家族的概念,有维系私人的道德,乡土礼治和长老统治;尽管与现代的乡土社会的表现形式不完全相同,但是我们仍可以看到,作者在无意的叙述中,向我们展示了一副古代乡土社会的参考图。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