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自由”的一点思考

发布于 2022-04-30  1.05k 次阅读


这一次,我站在被精心布置的栅栏与卡口处,望向栅栏外每三五秒就路过一辆车的复活的街道,倾听这座城市苏醒的声音。

和南湖公园就隔着一条街道,街道的对面是树、是湖、是静谧的美,街道的这边是人身高一倍有半的栅栏,只允许没有通行证的我在远处观望。

什么是真正的自由?在疫情闹到家门口的日子里,门外的封条把我们限制在了家中,我望着窗外的小路与球场,感叹着不自由。现在,我正站在这条小路上,望着栅栏外的公园,感叹着不自由。要是栅栏被拆除后呢?我将站在公园里,望向远处的高楼,是不是也会在感叹不自由呢?然而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个地球上,除宇航员几乎没有人能离开地球了,可我们并不因被禁锢在地球上而感到不自由,这又是为何?

人这一生,终究是不能只活在熟悉的环境中,哪怕有那么一点触手可及的新奇也好。当你对所处的环境完全的熟悉,知道家具的所有布局,知道厨房里剩下的每一样食物,知道哪本书仍然在什么位置,知道什么时候该去做什么或者必将有什么事发生,抑或是知道每个店铺在哪里、都卖什么,甚至这片环境中有几只猫、在何时活动都可以查清。重复感与寂寞感便包裹住了自己。

我们待在家里,望向窗外,无非是渴望着发现一两个行人,听见一两句言语,来告诉自己外面的环境还有些新奇的事物以消除自己的寂寞;站在栅栏里望向外面,也是在期待着一点未知的改变等着自己的探索。至于地球本身,我们一辈子都无法看完所有的细节。一座国家,或是一座城市就可以满足我们消除我们的寂寞感,我们便不会关心地球之外的破事儿。

一个人心里能容得下多少,决定了他追求的自由的限度。容下了一座村,便去探索一座城;容下了一座城,便去探索一个国度;容下了一个国度,便去周游世界。然而呢,我现在被几个栅栏封在了社区里,只渴求着能到外面的公园里走一走。

之后我便失落的走回了家,我也想不清楚什么是自由。然而,我仅仅是多看了两眼栅栏外而已。

2022年4月30日记,为4月29日之事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